当前位置:主页 > 综合杆 >

刘翔赛前48小时短信安慰父母:有底子呢

发表时间: 2021-07-31

  当时他给记者看这几条短信,甚至都不避讳刘翔开玩笑叫他的外号,他是想说明,刘翔很镇定、很轻松,也很想在家门口的

  如果以2008年8月18日11:50这个节点往前推,那么刘翔赛前的最后48小时,是从2008年8月16日的11:50开始计算正是在这个时间,他的右脚跟腱出现了问题。但包括刘翔本人在内,当时都没有人意识到对刘翔的北京奥运会之旅,这是一个意外的开始。

  “刘翔一共试跑了三次,前两次还算正常,但第三次跑了10多米就停下了脚步,一瘸一拐地走回到了起点,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。”

  在鸟巢的北侧,能够看到一个各家转播电视台设立演播室所在的玲珑塔,而在鸟巢和玲珑塔之间,是给运动员进鸟巢比赛之前热身所用的热身场。热身场周围有穿白衣的工作人员用帐篷围着,有一个出入口处,只有铁丝网围绕,门口是有工作人员把守,不让外人进入的。

  18日上午10点多,记者得知刘翔已经在热身场做准备活动,所以前往看看能否记录下赛前的瞬间。然而,走到原先的铁丝网出入口处,却发现这里已经没法通过了。一位志愿者告诉记者,由于比赛的关注度过高,所以这些出入口都进行了调整。由于要赶往现场看罗伯斯的表现,记者也和同学兼同行、新华社的记者刘丹进行了分工,让她去看刘翔热身。

  刘丹后来告诉记者:“我在一位志愿者的带领下,最终是从运动员入口进去的,但到了门口工作人员还是表示媒体不能进去。不过,一位在运动员热身场地观看刘翔热身的志愿者告诉我,刘翔在热身时状态不好。这位叫李晶的志愿者说,“刘翔一共试跑了三次,前两次还算正常,但第三次跑了10多米就停下了脚步,一瘸一拐地走回到了起点。当时李晶发现,刘翔的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。”

  而到了11点35分,记者看见了等待上场的刘翔,坐在鸟巢入口通道的一条板凳上,双手抱膝,不停地转动着脚踝,进场前,他还无奈地踢了踢身边的墙。

  “前面几轮过掉,没什么问题的!后面么,再看啊。别的人都在拿这个牌那个牌的,我心里也痒痒的!”

  16日上午,刘翔进行了奥运会前的最后一次正式训练,按照孙海平的安排,进了奥运村之后,就不会再有训练了,而只是改为治疗、按摩放松。这次训练,其实强度也不算大,孙海平只是安排了一些力量训练、过栏练习。他上海队的队友们,都已经提前一天回沪了,所以刘翔就是跟史冬鹏他们少数几个人训练。

  17日下午,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,刘学根跟记者说起这个已经过去了一天的训练时,还清楚地记得孙海平当时跟他通电话时的描述:“孙指导说,刘翔当时‘啊’地叫了起来,说脚跟腱痛得受不了了,他也有点慌了,赶紧停下了训练,他当时感觉就有点不太妙。”

  孙海平停止训练后马上报告给了总局,总局也没有怠慢,马上安排了专家进行会诊,还做了核磁共振检查,发现了跟腱处的炎症。刘翔下午进奥运村后,还特意跟他父亲通了个电话,从来不跟家里说比赛和训练情况的他,还破例跟父亲谈起了伤势,不过,他是这么说的:“前面几轮过掉,没什么问题的!后面么,再看啊。别的人都在拿这个牌那个牌的,我心里也痒痒的!”

  刘翔当时并没有把这炎症太当一回事,但是也许是从孙海平的线日和本报记者聊天时,刘学根还是有点担忧:“我知道,这个炎症,当它量少的时候,会感觉不出来,不会影响到比赛,但是当它量多的时候,它甚至能够让你一点都跑不了。水平再高,但是你跑不了,还怎么跟人去比?”他没有想到,一向是福将的刘翔,18日却正好碰上了炎症厉害的时刻。

  说这些的时候,刘翔父亲催记者喝茶,他说:“你在媒体村,也休息不好,吃饭也不规律吧?没茶喝吧?多喝点茶,调理调理,我特意从上海带过来的铁观音。”这个时候,他尽管有担忧,但心情还算轻松,提起这个伤,也只是有点后悔,却没有责怪任何人:“其实,今年的冬训,刘翔练得非常好,但是2月份的时候,他的这个跟腱炎症曾经犯过,也让好几位医生都看了,他们都拍着胸脯说没关系,所以孙指导和我们家里也才放了心。早知道现在需要这么担心,还不如当初放弃掉那些比赛,好好把这个伤治一治呢!”

  “早一年,刘翔不会拿到九运会金牌;早一年,刘翔不会拿到雅典奥运会金牌。好像都是注定的,如果有什么不好,我想也会是注定的。”

  就在老两口分别去看比赛的17日,刘翔留在了奥运村,哪里也没去,只是做治疗。

  在本报记者到达刘翔父亲下榻酒店之前,刘翔又跟家里通了一次电话,纯属聊天。即将要开始最后的冲刺了,他们都觉得没必要像雅典之前那样紧张。

  记者问刘学根:“有媒体报了出来,说刘翔前一段时间的训练,内部测试是12秒98,我怎么听说的成绩比这个还要好?”刘学根笑着回答:“我私下跟你说说,肯定不只这个成绩。但还不知道他会跑成什么样,我不愿意说,跑不好,不成了吹牛了?”

  打了这么多年交道,记者也确实知道,刘家在这些方面如今已经很低调,不愿意随便说关于成绩的事儿,但刘学根也承认,刘翔最好的几个状态,分别出现在2004年的奥运会前、2006年、2007年的下半年以及今年的冬训期间。“其实大阪世锦赛,是冲着破纪录去的,赛前的训练已经破过纪录,但他那段时间却发了高烧,加上决赛排在了第九道,所以……”刘学根还透露了一点,“就算今年奥运会不夺冠,后面伤养养好,孙指导明年还是有希望让他破纪录的。”

  “早一年,刘翔不会拿到九运会金牌;早一年,刘翔不会拿到雅典奥运会金牌。”刘学根说,“好像都是注定的,如果有什么不好,我想也会是注定的。”

  “你就随便混混地看看吧!……你担心那么多干吗?好歹我还有这个底子、这个基础在嘛!”

  16日的晚上,刘翔已经住进了奥运村的房间,边看电视边接受治疗。那天晚上,牙买加飞人博尔特引爆了鸟巢,打破世界纪录夺冠,而跟刘翔关系不错的鲍威尔,却连领奖台都没能上,另一位飞人、美国的盖伊更惨,半决赛就在第九道刘翔曾在大阪世锦赛上创造奇迹的道次上,被淘汰出局,无缘决赛。

  刘翔也是看得惊心动魄,他马上给他父亲发了本文开头的那条短信,感慨博尔特飞过了终点线。两人随即短信聊了会儿天。刘学根有点担心刘翔是否压力太大,会紧张,刘翔给他发来了他一贯风格的短信,直接叫他父亲的外号不说,还把自己应付的“随便混混”也“赠送”给了父亲,“你就随便混混地看看吧!”他说:“你担心那么多干吗?好歹我还有这个底子、这个基础在嘛!”

  “他让我好好休息,别想太多。”刘学根想想刘翔的口气还会发笑,“本来我还打算宽慰宽慰他呢,结果倒是他来安慰我了。”这个时候,电视里正在放刘翔代言的一个牛奶广告,刘翔母亲这时候也从外面回到了房间,坐在客厅里吃泡面。

  刘翔的轻松心态,让他父母也可以安心地在北京过着日子,很少吃垃圾食品的刘翔母亲,也把一碗泡面吃得甘之如饴。她是16日早上坐火车到北京的,刘翔上那最后一堂训练课前,也特意打电话让他父亲带他母亲看看比赛去。

  “我就很喜欢杨威、李小鹏他们,我觉得他们真不容易,他们经历了那么多挫折,所以总让我感动,也让刘翔感动,”在17日聊天时,刘学根沙发前的茶几上,放了几张门票,“我待会儿就去国家体育馆看体操去,他们今天有单项决赛。”而刘翔母亲则和他“分道扬镳”,选择了去水立方看跳水:“我去看郭晶晶吴敏霞她们跳水,我喜欢看漂亮的项目,后面我要看艺术体操!”老两口确实很轻松地打了个小小的嘴仗。

  手机看新闻体育订阅奥运资料库奥运社区大中小发表评论(0)